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廉政文化

草民朴素奉献的崇高 污吏贪婪暴虐的丑恶

来源:  发表时间:2021-06-16 点击:0 次

——记“捧着金饭碗的乞丐”李运

 

             作者:姚文初  黄立安

 走进湖南郴州市嘉禾县晋屏镇株木山村村民李运生家里,破旧低矮的平房、简陋的陈设、凌乱的家具、民工临时棚一样的卧室。。。。。。我如果告诉您:这是一个贫困户的家庭,您肯定不会怀疑,我也不怀疑,可是,又有谁知道,这是一个地道的千万富翁的家呢?是他藏富?是他天生就朴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带着这些问题,我稍微深入进行了走访调查。

 2006年,四十出头的李运生,带着从广东打工多年赚的100多万元钱,回到家乡,响应当时的地方政府的号召,顾不上盖自家住宅,而是把钱全部投入进了山林,陆续承包了上千亩荒山荒坡,种上了20多万棵杉树,夫妻俩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带着干粮饮水,上山开荒、种树,冒着蚊蝇、黄蜂、毒蛇、蜈蚣等毒虫侵害的危险,个中艰辛苦楚,自不待言。

 时光转眼到2016年,山上的树,经过十年的生长,相继成材,可以进行间伐创收了,但是,他承包的山林(还有别的零散承包户)被嘉禾县林业局划进了创建“嘉禾县森林公园”的范围了,划进了也就划进了吧! 补偿资金要到位啊!可是,据他本人说,别的承包户被相关部门要求签订了补偿协议,每亩山林每年补助30元,可是,协议签订后,没有一家承包户实际拿到了补助款,老李不愿意接受这个补助条款,因为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第24条关于征用耕地的补偿规定,应当是一次性征用到位,老李的林场树木已经高达十米以上,每亩砍伐下来的木材价值已经过万元,就算按照10000元的标准,老李应该拿到700万元左右的补偿款(另外一片没有被纳入森林公园的300多亩尚未完全成林,也价值300余万元,总资产超过千万元),但是,嘉禾县森林公园管委会以及其他相关部门,强行把他的承包山林纳入了“国家森林公园”,既不赔偿老李,又不允许他砍伐,更不允许他上访,还时时派人盯梢监视。

 老李就这样,被某些地方政府部门官员逼成了一个“捧着千万资产金饭碗的一个乞丐”。

 这次来考察,本不是为这个事来的,老李的女儿女婿,想着在自家300亩山林里,辟出一些地方,开展肉牛养殖业,邀请我来指导的,从饲草饲料、环保养殖、粪污资源化利用、品牌肉打造等方面,予以详细指导。在交谈中,才顺便了解到上述事实的。难怪我在和他一家人坐在山林简易房里交流养牛事宜时,该镇镇长张某,像狗一样灵敏地嗅到了气息,以为我是来暗访的,特意跑到山林简易房,还对我进行左右前后盘查呢!

 习主席的两山理论,早已妇孺皆知,也是未来我国生态环境保护性开发的指针,但是,某些地方政府官员,却干着或死抱教条、或横征暴敛、或欺上瞒下、或贪污腐败、或残酷打压等手段,严重歪曲了国家政策,也明显违背了习主席此话的初衷。

 中央国家机关党建平台刊载了一则“34年坚持绿化荒山的老党员石双砚”的感人故事,但是,第一,人家是老党员,解放前饱受凌辱,是共产党帮他翻了身,他戴着感党恩的心理而做出惊人的成绩的,情有可原;第二,人家获得了各项政治荣誉。而老李呢?第一,不是共产党员(却干着可以参评优秀共产党员的事迹),第二,老李不仅没有获得应有的基本投资补偿,更没获得政治荣誉,恰恰相反,还成了地方政府维稳“截访”对象,成了“不安定分子”。

 岂有此理!找谁说理去?我们拍案而起!

 中国自古以来,贪官污吏层出不穷,而在嘉禾县的这个老李的案例中,肯定有料可挖:

 一、当初上级主管部门在创建森林公园时,对于征占承包户的林地,肯定有相关的具体补偿措施,而且补偿款也可能已经下达,但是,很可能被基层相关部门截留了;

 二、为啥地方部门能明目张胆地签订低价补偿合同,但是更加明目张胆地连低价补偿款都不兑现?什么人在作梗?

 三、什么力量在支撑着某些人,胆敢光天化日跑到老李家里,掌掴老李媳妇,还讹诈1万元钱?(后来,钱退回了,但掌掴的事不了了之,

 四、前不久,河南济源地级市委书记掌掴下属处级干部的事,可以追究发酵,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但是草民被掌掴,却由于草民维权意识的薄弱而偃旗息鼓,这样的现象还有多少?难道草民的脸随意可以让那些酷吏们掴么?

                                将继续追查下去!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我不是官!但是我是共产党员!

 鲁迅先生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某些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有些人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

 我们全国各地的某些基层干部,一方面嚷嚷“基层工作不好做,很多老百姓是刁民,不好对付”,一方面,又是怀着怎样的冷酷心肠、粗暴简单地对待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的呢?又是怎样地挖空心思地欺上瞒下、贪污截留的呢?又是怎样打着维稳的幌子,对部分正常上访维权户采取残酷打击的呢?

 反腐倡廉,任重道远!

 乡村振兴,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