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案件

因判决不当引起的连锁反映

来源:  发表时间:2021-03-11 点击:0 次

       内蒙古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代表刘东,系该公司的总经理,现因公司在太仆寺旗经营的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被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太仆寺旗人民法院、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等某些领导不作为、乱作为利用职务之便和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相互勾结、侵害东驿公司利益及财产,致使东驿公司无法经营,被太仆寺旗人民政府某领导利用职务之便强行清出经营场地,使东驿公司债台高筑,法人代表流落他乡,实在无奈只能向国家的相关部门进行投诉举报他们的侵占行为,望相关部门给予关注,督促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太仆寺旗人民法院、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及锡林郭勒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归还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的财产,赔偿东驿公司的损失,以便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清偿各项债务,保障员工的各项权力利益,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从而实现我们社会的公平正义。
       2010年6月,内蒙古太仆寺旗人民政府招商引资,开展辖区居民的集中连片供热,东驿公司被引进,经过注册成立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刘东任公司总经理,该公司符合供热条件具备资质,并对太仆寺旗人民政府规划的供热区域进行供热,同时也加大对公司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逐点逐巷的进行完善,公司的经营健康良好。
       任何一个公司的经营运转都会与银行进行业务往来,东驿公司也不例外,在经营的过程中也向内蒙古银行贷过款进行周转,前后贷款两次都按照双方约定还本还息,信用良好。在2013年12月,东驿公司又从内蒙古银行贷款1600万元,由于基础设施修缮花费缺口较大,加上一些供热户都不能及时交付供热费用,投入大量资金,未能及时归还银行全部贷款,后内蒙古银行将东驿公司起诉到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2015年3月19日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下达了(2014)锡民二初字第1008号判决书:判决下达后东驿公司边积极筹措资金履行判决,先后在2015年、2016年两次归还内蒙古银行贷款390万公司履行判决,2016年8月25日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主持经内蒙古银行和太仆寺旗东驿热力公司双方摇号确定委托内蒙古经达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太旗东驿热力有限公司的资产进行了评估,2016年12月29日该评估公司以电子邮件的形式给东驿公司发送了评估报告的电子版,公司的总价值评估为72274092.30元,后来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告知东驿公司,说是评估价格过高,诉讼标的物价格较低,于是锡林浩特市法院和内蒙古银行只委托对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进行贷款时的抵押物抵押资产进行了评估,出具(2017)第100号《资产评估报告书》对东驿公司的土地房产和锅炉设施进行了评估,锅炉设备21546145.62,土地房产评估价为12290688.74元,合计为33836834.36元。
       附: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2015年3月19日的(2014)锡民二出字第1008判决书,2016年12月19日的内蒙古经达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为东驿热力有限公司的电子版评估报告及2017年7月28日内蒙古经达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2017)第100号《资产评估报告书》,东驿公司曾在2017年8月1日向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提出对评估资格的异议,并请求重新鉴定,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在2017年8月20日下达(2017)内2502执1564号之一的执行裁定书,驳回东驿公司对重新鉴定评估的申请,随后东驿公司对该执行裁定书申请复议。
       (附:2017年8月1日太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对 《资产评估报告书》提出的异议及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2017年8月20日下达的(2017)内2502执1564号之一的执行裁定书,8月31日出具执行复议申请书补充材料,锡盟(2017)内25执复58号执行裁定书,为证据二) 
       二、正在太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与内蒙古银行在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因债务发生纠纷诉讼之时,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在2017年7月20日在全旗下达“关于暂停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收取供热费的通告:,要求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停止收取2017-2018年度的供热费,居民停止向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交纳供热费,为此东驿公司向锡林郭勒盟行政公署对太仆寺旗人民政府下达的“通告”进行行政复议。复议期间,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在2017年8月23日批复了太仆寺旗住建局的《关于对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供热设施进行应急接管的情书》(太建字[2017]138号),在2017年9月8日太仆寺旗住建局向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下达太建(2017)151号文件对“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供热设施进行接管的通知”。经东驿公司向锡盟盟行政公署的复议,2017 年9月25日盟行政公署作出了撤销“太仆寺旗关于暂停东驿热力公司收取供热费的通告”的决定,但是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对盟行政公署撤销其通告的决定置若闲闻,依然在9月26日动用太仆寺旗公安局的特警和警察,由党委委员会李志强带队到东驿热力公司宣读了太仆寺旗公安局的通告,并强行清场,将东驿热力公司的员工和债权人全部带出办公场所,就这样东驿热力公司的全部财产被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和锡林郭勒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强行掠夺去,无奈之下,我公司暂时只能走法律途径进行维权。截至目前为止,太旗政府和鑫刚科技公司对东驿热力公司的赔偿和补偿分文没有,而是无人问津。
(附: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关于暂停东驿热力公司收取供热费的通告: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对太仆寺旗住建局“关于对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公司供热设施进行应急接管的请示”的批复;太仆寺旗住建局给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下达的文件对该公司供热设施应急接管的通知;锡林郭勒盟行政公署对太仆寺旗的暂停收取供热费通告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太仆寺旗公安局党委委员带特警警察到东驿热力公司强行清场的视屏资料,为证据三)
       三、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2017年8月1日委托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拍卖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的供热设备,2017年8月18日锡林郭勒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以评估价21546145.62元的价格竞拍得到,该价格已可支付内蒙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锡林郭勒盟分行的申请执行标的锡林浩特人民法院将此笔款项进行了分割,归还内蒙古银行的贷款连本带息应该是17822546。6元,案件的受理费、执行费、评估费706200.00元,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实际支付内蒙古银行锡林郭勒分行21005593.33元(无任何正规发票,就张白条)多支付2476846.6元,经东驿热力公司法人刘东多次向锡市法院追要,执行局局长和案件经办人张法官说此款被内蒙古银行申请保全了。在2018年12月6日东驿公司法人刘东和宋长春给锡市法院分管执行的金院长打电话索要此笔款项及保全手续时,结果没有,金院长和孟院长沟通后在2018年12月9日给退回1700000元,该款打到太仆寺旗人民法院的账户。剩余的款项东驿公司法人再去追要时锡市法院以办案人员张艳东辞职为由,推脱至今没给处理解决。
       (附:东驿热力公司出具的发放内蒙古银行锡林郭勒盟分行案件款的说明;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对执行款项进项分割的细目白条一张;为证据四)
       四、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司法拍卖了东驿热力公司的锅炉设备后,在2018年2月2日出具(2018)内2502执异6号执行裁定书,东驿公司对该执行裁定书不服;向锡林郭勒盟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执行复议申请书,锡盟中院在2018年3月23日出具(2018)内25执复12号执行裁定书,撤销了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2018)内25执复12号执行裁定书,撤销了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2018)内2502执异6号执行裁定书;2018年4月4日锡林浩特市法院发出的《关于太仆寺旗东驿热力公司清产核资的函》和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向市法院发出的《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关于商清拍卖太仆寺旗东驿热力公司资产相关事宜的函》作为审理依据,又向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下达(2018)2502执异29号执行裁定书,东驿公司逐又向锡盟中院进行执行复议申请,锡盟中院在2018年4月28日又下达(2018)内25执复16号执行裁定书,对公司的执行复议申请予以驳回,维持了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的(2018)2502执异29号执行裁定书。
       正当东驿热力公司在走法律程序维权的同时,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对东驿热力有限公司的土地及房屋第二次进行司法网络拍卖,2017年8月31日挂以网上公示,当时报名申请参与拍卖的有3人,但法院发现有人参与拍卖报名,就将公示的相关拍卖情况撤了,后在2017年12月6日以网络司法通知书(2017)内2502执1564号又组织重新进行拍卖,拒绝其他人报名参与,又以评估价12290688.74元的价格只拍卖给锡林郭勒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占有,可见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的良苦用心。一面让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按法律程序进行维权,而另一方面急于将东驿热力公司的资产拍卖给锡林郭勒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属于强行掠夺。
       (附:2018年2月2日锡市人民法院(2018)内2502执异6号执行裁定书);
       太仆寺旗东驿公司执行复议申请书
       2018年3月23日锡盟中院(2018)内25执复12号执行裁定书;
       2018年4月4日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2018)内2502执异29号执行裁定书;锡市人民法院2018年4月28日对执行裁定书更改的执行裁定书;
       太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执行复议申请书;
       2018年4月28日锡盟中院(2018)内25执复16号执行裁定书;2018年5月31日锡市人民法院(2017)内25021564号执行裁定书,此为证据五)
       (附:2017年8月17日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第一次拍卖东驿热力公司的供热设备及司法拍卖网格竞价成功确认书);
       2017年12月6日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通知书(2017)2502执1564号
       2017年8月31日第二次锡市人民法院组织网络拍卖东驿热力公司的土地及房产网络公示情况,此证据为证据六)。
       五、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在执行期间多次找过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请求对东驿热力公司产全部进行评估,只评估了抵押部分资产。以清偿其它债权人的债务,可是锡市人民法院都置之不理,后来债权人也到了各个管辖的法院对东驿热力公司进行诉讼,所涉人民法院也对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其它财产进行了查封,每次查封时间为三年。
       (1)太仆寺旗人民法院2017年11月7日以(2017)内2527执578-1号,(2017)内2527执495-1号执行裁定书对太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所有的脱硫塔及储煤大棚进行查封;
       (2)太仆寺旗人民法院在2017年11月15日以(2017)内2527执603号执行裁定书对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所有的脱硫塔及储煤大棚进行查封;
       (3)内蒙古准格尔旗人民法院在2018年1月15日以(2018)内0622执104号执行裁定书对太旗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的无产权厂房(储煤棚、脱硫塔、烟囱、输煤廊进行封查);
       (4)太仆寺旗人民法院在2018年7月17日以(2018)内2527执121-1号执行裁定书对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所有的脱硫塔、储煤大棚及换热站进行查封;
       (附:太仆寺旗人民法院的(2017)内2527执495-1(2017)内2527执578-1号),(2017)内2527执603号,(2018)2527执121-1号执行裁定书;内蒙古准格尔镇人民法院(2018)内0622执104号执行裁定书,此为证据七)。
       六、在2018年10月8日太仆寺旗人民法院在债权人的请求下出具(2018)内2517委评73号委托书,委托内蒙古衡正通价格评估有限责任公司锡林郭勒分公司对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基建工程及机器设备也进行了评估。2018年12月1日该评估公司出具评估报告书,文号为衡正通(锡)评分字(2018)第20号。
       该评估剩余部分机器设备评估价为10905218.51元,基建工程评估价为30792016.99元,总价格为41697326元,评估的基准日为2017年9月11日,此为证据八)
       (附:内衡正通(锡)评分字(2018)第20号价格评估报告书)
评估后,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曾要求太仆寺旗人民法院启动拍卖程序,人民法院也不启动;就这样东驿公司到现在没有任何一方给予处理解决,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从2017年7月20日太仆寺旗人民政府下达暂停收取供热费的通知以来到今天为止,通过诉讼,走法律程序,维护权益,给东驿公司造成极大的损失,两年来东驿公司感到就是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和太仆寺旗人民法院,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及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相互勾结,滥用职权,强取豪夺民营企业的资产,政府法院成为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这个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理由如下:
首先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一直以来在太仆寺旗搞市政工程,为了抢夺供热经营权,勾结太仆寺旗政府在2017年7月20日在东驿热力公司有能力经营供热企业的情况下,旗政府下达暂停收取供热费的通告,致使东驿公司无法收取供热费,东驿公司向盟行政公署进行复议的过程中,他们又勾结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对东驿公司的锅炉设备启动拍卖程序,强行将热力公司的锅炉设备拍卖给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盟行政公署撤销太旗人民政府的暂停收取供热费的通知后,旗政府不仅不执行,还指使太旗公安局出动警力强行
清场,把工作人员及债权人强行带离办公场所,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司顺利进驻东驿热力供公司。
       第二、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无奈只有依靠法律程序维权,可是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又给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出具公函干涉插手法院办案,致使锡林浩特市人民院违规判案,柱法裁判,踢皮球似推来推去,而且使用的权力强行违规,划走拍卖款项,致使太仆寺旗人民法院在分配债权时不透明、不公开、不公正侵犯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第三、锡浩特市人民法院在启动第一次拍卖程序,拍卖所得的价款完全可以支付内蒙古银行的诉标的,但是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在没有任何法依据的情况下,强行启动第二次拍卖程序,对太仆寺旗东驿热力公司的土地房产只拍卖给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带有明显的目的性,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第四、大仆寺旗人民法院在2018年10月8日委托评估
公司对东驿热力有限任公司的其他资产也进行了评估,并出具了评估报告,只是不启动拍程序,不了了之,致使债权人的债权不能实现。太旗人民法院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第五,、太仆寺旗人民法院对东驿热力公司的其他设施进行评估,同时也对脱硫塔,储煤大棚等物进行查封,并且多次进行查封,按照法律规定,查封物如果使用应该支付使用费或租赁物,况且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一直在无偿使用。太仆寺旗人民法院这种放纵第三人无偿使用东驿热力有限公司的资产的行为严重损害了东驿热力公司的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六、锡林浩特市人民法院委托内蒙古经达资产评估公司对东驿热力公司的资产进行评估,评估后启动拍卖程序,两次启动拍卖程序,理由是竞买人应整体购买纳入拍卖范围内的资产,可是锡市人民法院只拍卖给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土地、房产及锅炉设备,对其他的附属设施却不闻不问,任凭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无偿使用两年之久,暗中帮助锡盟鑫刚科技有限公司侵占东驿热力公司的剩余资产。
       七、在太仆寺旗人民政府2010年招商引资,引进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时和东驿公司签订《太仆寺旗宝昌镇北边集中供热项目协议》经营期限为30年(2010年10月1日至2040年9月30肉),可是在2017年7月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却单方违约在先,滥用职权违规下发“暂停收取供热费的通告”致使经营期限中断严重的损害了东驿热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合法权益,丧失了东驿公司二十三年的经营权,导致损失了八千万元,太仆寺旗人民政府没有给予明确答复。
       综上所述,太仆寺旗东驿热力有限公司在经营供热过程中被锡盟鑫刚强行掠夺走资产,该公司的行为已成为恶势力所作所为,有太仆寺旗人民政府和锡林浩特市法院及太仆寺旗人民法院作为保护伞,为所欲为,强行占有民营企业的资产。由此,为保护企业家及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  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法〔2018〕1号》请求相关部门予以关注,督促有关部门给予公平公正的处理。



                                              
转自:法制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