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聚焦案件

警察徇私,涉嫌违法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周刊  发表时间:2018-07-06 点击:0 次

       近日笔者接到来访人李万军的举报材料。称实名举报内蒙古太仆寺旗公安局原经侦大队队长付斌涉嫌徇私枉法、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违法犯罪的举报,要求对付斌的所作所为进行采访报道,呼吁各个管理机关依法惩处人民警察队伍中的毒瘤,维护法制的权威。

一、付斌涉嫌徇私枉法罪。

        案件背景:2011年4月,李万军和樊斌、高茂发、樊珍等4人在太仆寺旗合伙开发房地产,经樊斌联系挂靠正白旗富海房地产公司经营。李万军投入430万元,樊斌投入300万元,高茂发投入600万元,樊珍投入200万元,合计1530万元,通过招拍挂竟购宝昌镇的宗地一处,用于开发丽苑商住小区。竟得土地后,他们4人又共同出资150万元用于前期开发。开发过程中,樊斌和李万军负责工地,施工建设资金由李万军和樊斌负责筹措。高茂发、樊珍忙于自己的生意,不参与项目管理,并承诺项目结束给李万军和樊斌每人100万元的工资。2011年12月,李万军和樊斌为能够预售房屋,注册了正镶白旗富海房地产公司太仆寺旗分公司,该公司负责人樊斌,不存在独立公司财产。2015年5月,丽苑商住小区项目竣工并通过工程验收。楼房销售过程中,高茂发和樊珍到项目办公室提出要分钱,高茂发要分取1800万元,樊珍要求分取500万元。李万军讲账目上没有那么多钱,融资的银行货款没还清,项目还没有最终核算,核算完再进行利润分配。高茂发和樊珍不答应,双方因合伙利益分配问题产生纠纷

(一)付斌枉顾法律、法规规定,插手民事纠纷。

       2015年9月,李万军与樊斌、高茂发、樊珍合伙纠纷一案诉至正镶白旗人民法院,2016年3月,正镶白旗人民法院下达该案《传票》,定于2016年4月21日开庭审理此案。期间高茂发、樊珍多次向李万军索要分红款,因当时账目上确实没有他二人所要的大额资金,而且该项目融资的银行贷款尚未处理,李万军无法满足其二人要求,提出让法院依法分配。2016年3月,高茂发、樊珍见无法达到其目的,遂以莫须有的罪名向太仆寺旗公安局经侦大队举报李万军和樊斌职务侵占、揶用资金。太仆寺旗公安局时任经侦大队长付斌负责该案调查,替高茂发、樊珍充当“保护伞”,索取经济利益。2014年4月19日,也就是李万军与高茂发等人合伙纠纷开庭的前两天,高茂发给李万军打电话,谎称与李万军进行协商,将李万军骗至他家里,高茂发及其哥哥高茂盛、侄子高小军、李强等人假意进行调解在即将达成协议时,付斌带领干警冲进来,将李万军强行带至太仆寺旗公安局。当日,付斌将李万军扣为“人质”,并代表高茂发、樊珍与李万军“谈判”,称如果李万军给高茂发1800万元,给樊珍500万元,他可以不立案,否则要拘留李万军。当时李万军与其辩解,账上根本没这么多钱,而且合伙纠纷法院已立案,即将开庭,李万军个人也无违法犯罪行为,不可能给高茂发他们那么多钱。付斌见其“以收代侦”“交款放人”的目的无法达到,恼羞成怒,违反《公安部关于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公安部关于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中关于公安人员“绝对不得介入经济纠纷”的严厉规定,断然决定对李万军以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罪刑事立案,并采取拘留措施,送太仆寺旗看守所关押。2016年6月25日,付斌故使重演,对与李万军共同负责工地的合伙人樊斌以涉嫌揶用资金、职务侵占立案,并代表高茂发与樊斌“谈判”,称樊斌至少要退回200多万元的“赃款”,否则要像李万军一样刑事拘留。樊斌无法承受压力,只得个人筹集了200万元,于2016年6月29日交给付斌。付斌又称还差5万元,樊斌只得再借款5万元,交给付斌。樊斌再次去公安局交款时,见高茂发委托的收款人候生荣也在现场。付斌收到上述205万余元的“赃款”,并未依据《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若干规定》相关规定出具《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也未依法交至公安局涉案款物管理部门存入赃款户,而是给樊斌出具了一张收条,并在未查清案件事实的情况下,现场将这205万元的“脏款”直接交给了候生荣,付斌也信守承诺对樊斌未采取拘留措施,办理了取保候审。樊斌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一案已于2017年10月份由太仆寺旗人民检察

 院依法作不诉决定。根据《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若干规定》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公安机关应将扣押款项依法发还樊斌,但本案中“脏款”已被付斌违法交给高茂发的委托人,太仆寺旗公安局面临如数退还巨额扣押款物的法律责任。

       通过付斌上述行为可见,被举报人付斌身为公安机关部门领导,为私情、私利所驱动,突破法律底线,无视《刑事诉讼法》关于案件管辖的规定,枉顾公安部法规,超越公安机关权限,滥用侦查权力,以刑事拘留措施相要挟,替高茂发、樊珍强行索要巨额款项,其行为明显违法,情节恶劣。

(二)付斌明知李万军不构成犯罪,对李万军仍然追究刑事责任,对高茂发,樊珍侵占行为却置之不理,其办案行为自相矛盾,主观恶意明显。

       自2015年5月,高茂发、樊珍开始介入合伙管理,经手销售楼房,他们经手的售楼款,根本不交回合伙账目,而是存入个人账户,据为己有。在高茂发、樊珍举报李万军职务侵占之后,李万军于2016年3月22日也实名举报高茂发、樊珍二人职务侵占,并向付斌递交了举报材料及高茂发的银行交易流水等资料。李万军向付斌讲:我所经手的资金均签字入账,而高茂发、樊珍二人售楼款直接存入个人账户,如果我的行为构成职务侵占,那么高茂发、樊珍侵占售楼款的行为是更明显的犯罪。付斌对李万军讲“高茂发不构成犯罪,就你构成犯罪。”付斌坚持对李万军经手资金行为认定为有罪,而对高茂发、樊珍将售楼款据为已有的行为置之不理,其侦查行为难以自圆其说。

       案件侦查过程中,李万军反复强调我们四人只是个人合伙,挂靠经营,所谓分公司根本不存在独立法人资金,只是合伙人谁有钱谁垫付,最终核算并分配利润,根本谈不上侵占分公司的钱;李万军请求付斌核实清楚下列案件事实,首先,项目建设过程中,为给工程融资只得以个人或其他公司的名义向银行借款,存在将销售收入用于归还融资贷款的事实,不存在挪用资金行为;其次,四个合伙人,只有李万军和樊斌负责工地,当时四个合伙人决定给李万军和樊斌从合伙账目上发工资,因李万军二人在工地上全程负责,无其他收入来源,确实有一部分开销在合伙账目上支出过,但凡属李万军经手的每一分钱李万军都有签字入账,有据可查,以便最终核算,根本没有平账行为,哪里有侵占合伙财产的故意?付斌根本不听辩解,不作调查,在项目会计王久艳证言已经能够证实上述事实的情况下,将李万军用售楼款归还利息及个人支出的175万余元及认定为职务侵占,将李万军签署借据的141万余元认定为挪用资金,并坚持对李万军报捕。

更为恶劣的是付斌与高茂发串通,共同伪造李万军的有罪证据,

       隐匿无罪证据。付斌以侦查需要为名,将正镶白旗人民法院裁定保全的合伙期间账目全部强行调取,且不依法交由公安机关保管,而是将全部会计凭证交给高茂发,由高茂发带回家里,李万军对此提出异议,认为证据不应由个人保管,付斌蛮横无理,对李万军讲:“他(高茂发)保管合适,我相信他。”后付斌在讯问过程中,向李万军出示账目凭证,李万军发现记账凭证明显被拆过,会计凭证封面被撕破,李万军经手的部分资金账目明显被改动过,但付斌仍据此来认定李万军涉嫌犯罪。李万军被讯问期间,多次向付斌提出我们与正镶白旗富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挂靠关系,只是借用资质,有《挂靠协议》;李万军和高茂发等人是合伙关系,有《合作开发协议》,所谓的“分公司”没有独立资金,都是个人的钱。付斌对此置之不理,故意隐匿上述协议,导致报捕卷宗无上述两份关键证据。太仆寺旗人民检察院受报捕卷宗内证据情况误导,作出了批准逮捕决定。李万军被释放后,检察人员向李万军解释了这一情况。

       付斌在侦查过程中,多次企图刑讯逼供,逼迫李万军承认构成犯罪,有一次在李万军供述难以达到其目的时,向看守所要求进入没有监控的房间提审,最终因看守所所长韩连玉制止而未能得逞。同时在提审过程中,付斌不忘替高茂发、樊珍补作2015年度的假账,讯问中将经过改动的上一年度会计凭证交李万军签字,李万军见是高茂发经手销售的楼房,本应收款102万的一笔,高茂发只交回了80万元;本应收款41万元的一笔,高茂发只交交回37万元;李万军对类似凭证拒绝签字。因李万军、高茂发等四人约定,李万军任总经理,财务入账需要李万军签字确认,所以没有李万军的签字高茂发等人无法补账。付斌见替高茂发作假账的目的不能达到,要求看守所干警冯雨、冀长青将讯问室监区一侧的门打开,他要进来教训李万军。看守所两位值班干警当场拒绝了付斌的无理要求。

(三)付斌在事实未查清的情况下,坚持对李万军移送审查起诉。

       2016年6月28日,在付斌的主导下,李万军涉嫌职务侵占、挪用公司资金案被移送审查起诉,付斌企图通过公诉、审判使李万军彻底失去人身自由,以达到让高茂发、樊珍控制丽苑小区楼房销售的目的。太仆寺旗人民检察院审查后认为,该案证据不足,决定退回补充侦查。2016年9月8日,付斌再次主导该案重新起诉。2016年10月20日,太仆寺旗人民检察院认为李万军和高茂发等4人是合伙关系,指控李万军涉嫌职务侵占及挪用公司资金罪证据不足,又二次退回补充侦查必要,依法作出“太检公诉刑不诉(2016)1号”《不起诉决定书》。同日,李万军被释放。至此,付斌利用侦查权利限制李万军人身自由半年之久。

       综上,付斌身为侦查人员,为私利驱动,以替高茂发索取不当经济利益为目的,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强行插手法院审理的经济纠纷,并对明显不构成犯罪的行为追究刑事责任,以采取强制措施及刑讯逼供相威胁,迫使当事人退缴“”赃款”、承认犯罪,采取隐匿证据、刑讯逼供等隐瞒事实的手段,以追究刑事责任为目的对李万军进行立案、侦查、移送起诉,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涉嫌徇私枉法罪。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一、渎职案件(五)徇私枉法案第二款第1项的规定,已达到刑事立案标准,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二、付斌身为公安干警涉嫌多起违法、违纪,劣迹斑斑,依然混迹于公安队伍。

(一)涉嫌诈骗。

       付斌的妻子徐艳萍系无业人员,参加了社会保险。2010年,付斌为其妻子能提前发放退休工资,伪造了太仆寺旗宝镇新华派出所所长胡小兵的签字,将其妻子徐艳萍的年龄改大10岁,使其妻子提前10年免交社保并领到退休工资,徐艳萍领取多年退休工资后事情败露。其夫妻二人伪造材料,虚构事实,骗取社保资金数万元。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条及《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执行具体数额标准的规定》(内高法(2013》130号)相关规定

(我区诈骗罪立案标准为5000元),付斌已经涉嫌诈骗罪,但太仆寺旗纪检委对付斌涉嫌诈骗行为仅作了纪律处分。(相关卷宗可向太仆寺旗纪检委调取)。

(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2012年,付斌在宝昌镇新区购买一处三层楼,现自营锦恰宾馆,该建筑当时市价值600万元左右。付斌作为公务人工资有限,其妻子原经营一家小商店,其价值600万元的家产,无非得益于其经侦大队长的职务。付斌作为公职人员应依法说明其巨额财产来源。望监察机关能通过资金流向查清锦恰宾馆实际控制人付斌,并追查其购买房产的资金来源。

(三)刑讯逼供。

       2014年4月份,付斌承办李振斌、乐志平涉嫌合同诈骗过程中,对李振斌刑讯逼供,当场将李振斌左眼打得血流不止,导致李振斌左眼失明,在场干警杨海花对此心有余悸,不再配合付斌办案,付斌对此心怀不满,处处难为杨海花。最终通过关系将杨海花调离经侦大队,下放到新城派出所。

(四)滥用职权。

       2006年,付斌承办了太仆寺旗民生医院法定代表人邱建军涉嫌诈骗一案,在利害关系人的操作下,付斌为邱建军罗织罪名,导致邱建军最终获刑13年。后该案经申诉,启动再审程序、发回重审。2008年9月,太仆寺旗人民检察院对邱建军涉嫌诈骗一案撤回起诉,作不诉处理。2009年12月,太仆寺旗法院及检察院,两家单位共同作出赔偿决定,共同陪偿邱建年69万余元。但是太仆寺旗公安局拒不赔偿。关于邱建军无端卷入刑事诉讼,通过信仿要求国家赔偿的相关情况,现仍在网络上已经大量转发,该案办理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致使国家财政支付了巨额的赔偿资金。付斌作为案件主办人至今未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相关案情可在百度检索“荒唐的刑事案件艰难的国家赔偿”)。

付斌作为公安机关的部门领导,为私利驱动,玩弄手中权力,危害一方,充当不法商人的“保护伞”,肆意践踏群众合法权利,败坏公安机关形象,但其至今仍然逍遥法外,这样知法犯法的国家公务人员希望有关部门给予清查。

中国纪检监察周刊(内蒙分社)